皮皮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血色官途:女行长的权色帝国
上一章 密信(538) 主目录

_第614章 密信(538)

作者:陈鸣谦 更新时间:2018-06-07 04:15:54

明玉做梦都想不到,她第一次跟兰道思出来散步就被秦开宇和韵真逮个正着,并且还被韵真听去了几句情人之间的下流话,把自己的闺蜜刺激的马上就把持不住了。

秦开宇和韵真性致勃勃地回到别墅,正好看见小保姆站在门口朝着这边张望,看见两个人走过来,连忙说道:“哎呀,秦大哥……阿姨正让我出来找你们呢……”

秦开宇和韵真互相看了一眼,一脸惊讶的样子,韵真问道:“我妈不是睡下了吗?”

小保姆小声道:“是呀……可刚才突然起来了……我看好像听不高兴的,你们快上去看看吧……”

秦开宇也不多说,拉着韵真就往楼上走,他预感到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情,不然祁红不可能这么焦急地让保姆出来找人。

楼上的客厅里亮着灯,只见祁红身上穿着一件睡衣坐在沙发上,看见秦开宇和韵真走进来,脸上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端起茶几上的半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冲韵真说道:“你马上回回县上,那里都快闹翻天了……”

韵真吃惊地问道:“妈,究竟出了什么事?”

祁红哼了一声,盯着秦开宇看了半天,这才低声问道:“你现在越来越有出息了……不但杀人,而且还焚尸,竟然装的跟没事人似的……这下好了,韵冰被公安局传讯了,临海公安系统的主要领导全在临海县,公安部长也在那里,你马上又要出名了……”

秦开宇听得脊背上直冒冷汗,哆嗦着手掏出一支烟点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见韵真像看着外星人一般瞪着他,一脸震惊地问道:“真有这事?你……你又把谁杀了?妈,谁传讯韵冰?”

秦开宇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让自己稍稍镇定一下,然后坐在祁红的对面,严肃地问道:“干妈,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现在可好了,什么屎盆子都往我的头上扣,多半是岳建东又想给我找什么茬了……他们传讯韵冰干什么?”

祁红哼了一声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岳建东怎么没有把临海县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扣在你头上?

我告诉你,他们现在正在盘问韵冰,因为公安局在她的别墅后面发现了焚烧尸体的痕迹……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跟我老实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刀架在脖子上可就来不及了……”

秦开宇好像没有听见祁红的话,坐在那里只顾愣神,心里琢磨着自己和黄秋萍在柳家洼杀柳旺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出去了,要不然公安局不会吃饱了撑得跑到山上乱挖,可那天晚上的事情除了自己和黄秋萍,就只剩下韵冰和那个村妇是知情者,难道问题出在她们两个身上?

韵真见秦开宇沉默不语,心里面已经相信了几分,走过去在他腿上踢了一脚,焦急道:“你倒是说话呀,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开宇知道这件事也瞒不住了,谁知道公安局现在都掌握了什么情况,要想摆平这件事,也不妨听听祁红的意见。

“干妈,公安局的人已经认定人是我杀的?”秦开宇试探性的问道。

祁红哼了一声道:“就算没有认定,你也逃脱不了嫌疑,韵冰就算有胆子杀人,她也不可能一下杀两个男人……”

“啊……”韵真一声惊呼,不可思议地盯着秦开宇娇呼道:“你……你一下就杀了两个人?你这不是自己作死吗?”说完一根手指在他的脑袋上狠狠地点了一下。

秦开宇打开韵真的手,愤愤不平地嘟囔道:“这事跟我没关系,人是黄秋萍杀的……手枪也是她的……公安局的人有本事就找她去啊,岳建东这狗日的就会欺负老实人,就会给我编造莫须有的罪名,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人焚尸?”

秦开宇的话一出,这一回轮到祁红和韵真说不出话了,好半天才听祁红冲韵真说道:“把门关上……”说完扭头盯着秦开宇低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秦开宇再瞒不下去了,只好把自己那天跟着黄秋萍考察了潜艇基地,以及后来在山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中间当然省略了他和韵冰黄秋萍之间的桃色片段,最后辩解道:“没想到黄秋萍并没有报案,我就担心这件事会把我牵扯进去,所以晚上睡不着,就把两具尸体烧掉了……黄秋萍也没什么意见,反正这事都是她手里那张图纸引起的……”

说完,偷偷瞥了韵真一眼,见她脸上只是一副震惊的神情,倒是没有多少恐惧的样子,心里面稍稍平静了一点。

祁红再不说话,站起身来说道:“韵真,你就别在这里磨叽了,赶快去县上摸摸情况,……我这就给黄秋萍打电话,解铃还须系令人,这件事也只有让她出面处理了……”

秦开宇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站起身来问道:“那我呢……要不然我送韵真去柳家洼?这么晚了她一个人……”

祁红回头瞪了他一眼,嗔道:“你去吧……岳建东正在那里等你呢,他的用意你很清楚,有枣没枣先打三竿,你要是自信能说的清楚就只管去……韵冰现在正在接受市公安局的询问,你还是等见到她问问情况再说吧……”

韵真见秦开宇担心自己的安全,心里面倒是挺受用,不过还是劝道:“算了,好在还不算晚,也就一两个小时的车程……”

秦开宇愤愤地说道:“我看就让岳建东折腾去,你何必这么匆匆忙忙赶回去,明天早上走还不一样?岳建东再怎么折腾,他也抢不走你县委书记的交椅……”

祁红一听,回头骂道:“听听这张狗嘴,到现在还说些不三不四的话……韵真,你走你的,别理他……

按道理说这个案子也算是不小了,可到现在都没有人向你汇报消息,这显然有点不正常,你还是去看看……”

韵真知道母亲的信息肯定来自市局,应该是马明提前得到了消息,只是韵冰今天才回到临海市,怎么突然就被市公安传讯了呢?难道他们暗中盯着韵冰行踪?

这样想着,韵真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妈,市公安局的人怎么敢传讯韵冰?”

祁红哼了一下说道:“两个人死在她的别墅后面,为什么就不能传讯她?”

顿了一下,阴测测地说道:“岳建东现在胆子大着呢,部长亲自在临海坐镇,什么人他不敢碰,你们两个最好也给我小心点,他这是在给我颜色看呢……”

“那是不是给马局长打个招呼,韵冰在那里可别吃亏了……”韵真有点担心地说道。

祁红摆摆手说道:“这件事你别管……哼,抓人容易放人难,就让他们折腾,我倒要看看他们最后怎么收场……”

说完,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冲韵真说道:“对了,你回头告诉韵冰,把山上那栋破房子给我拆了,看看葬在那里的都是什么人?想想都不吉利,她要是再敢往山上跑,就别回来见我了……”

秦开宇一听,没想到祁红竟然和自己一样迷信,他也觉得那个地方有鬼,要不然为什么每次在那里都要出点怪事呢?忍不住附和道:“拆掉有点可惜了……韵冰已经找买主了,还是卖给哪个有钱人好……”

祁红瞪了秦开宇一眼,转身回到卧室给黄秋萍打电话去了,秦开宇把韵真送到楼下,在她开车离开前,还扒着车窗把脑袋伸进去问道:“刚才明玉和那个老外究竟说了些什么?”

韵真一把将秦开宇的脑袋推了出来,娇嗔道:“说你个头……”

其实,韵真没有及时得到柳家洼方面的消息,并不是没有人向她汇报,而是这件事情被岳建东封锁了消息,县公安局也只有少数几个人参于了在韵冰别墅的挖掘工作,并且还是新任县公安局局长朱凯的人。

要不是朱凯调任县公安局长,这个案子恐怕也不会被扯出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失踪案,失踪人名叫柳旺,当时局里面根本就没当回事,随便问问情况就把报案人给打发了。

没想到朱凯调任县局局长之后,在审查近一段时期工作的时候,偶然看见了这起失踪案,他对柳旺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询问之下,竟然就是上次在公安局质控秦开宇谋杀李明熙的证人,这就引起了他的关注。

他当人去柳旺家里调查了一下,这才发现柳旺失踪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而家里人说,他根本就没有外出的可能,失踪前一直在韵冰的别墅当管家,再一问失踪日期,朱凯马上就预感到自己有可能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时候他一心想在岳建东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以证明上司对他的信任是正确的,他知道,凡是跟秦开宇能扯上一点关系的线索,岳建东都格外感兴趣,何况,把他派到临海县当局长之前,岳建东就曾经和他详细地谈过几个重要的案子,其中就包括李毅死因之谜。

当然,朱凯知道县公安局目前还不能算是他自己的地盘,几个下属还是孔局长的老部下,所以,他并没有张扬,而是直接向岳建东做了汇报。

岳建东还记得上次那个神秘的报案电话,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报案人,可根据那天晚上发生的情况来判断,这么报案人要么是秦开宇设下的一个陷阱,要么就是在山上确实发生了命案。

可当时潘长丰突然被抓,搞得他手忙脚乱,就一直没有顾上考虑这件事,现在听了朱凯的汇报,把前因后果联系起来,马上就觉得那个报案人应该和潘长丰的案子没有什么关系,何况,柳旺这个人的特殊身份应该和秦开宇脱不了关系。

“重要的是找到人,不管是活人还是尸体……多半是尸体,我怀疑秦开宇在杀人之后很可能就地藏尸,那天晚上他也没有时间转移尸体,你马上带几个可靠的人,在山上别墅附近寻找,我有种强烈的预感,秦开宇可能把人埋掉了……”

根据岳建东的指示,朱凯马上就采取了行动,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警犬的帮助下,在挖掘了几个小时后之后,就发现了那个被火烧过的坑,并发现了没有烧尽的几块骨头,根据法医的鉴定,确认那是人类的遗骨,并且还不是一个人的骨头,而是两个人。

朱凯如获至宝,马不停蹄地赶回临海县,尽管他没有证据证明发现的骨头就是柳旺的,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秦开宇是凶手,可他很清楚那栋别墅是谁的。

原本他马上就可以传讯韵冰,可想想韵冰的身份,胆子就有点怯,因为传讯韵冰对他来说是个政治问题,是关系到省委主要领导的名誉问题,也是关系到自己这碗饭还想吃不想吃的问题,所以,他决定先给岳建东做汇报,最终采取什么措施由他来决定,只要岳建东有这个胆子,他也无所谓,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撑着。

正好岳建东陪着陈之春和龚汉文在临海县视察工作还没有走,他听完朱凯的汇报之后,并没有私自做主,而是把情况简单向龚汉文做了汇报,五分之中之后,龚汉文就给他打来电话,义正词严地说道:“你不要管这个案子涉及到谁,只要符合法律手续,任何人都可以传讯……”

岳建东马上就有底气了,他基本上肯定,龚汉文把这件事向部长汇报了,如果没有部长的支持或授意,他恐怕也不敢轻易在不跟祁红通气的情况下擅自传讯韵冰。

朱凯毕竟官小位卑,尽管岳建东让他传讯韵冰的命令很明确,可他还是犹豫了好一阵,这才亲自带人去了柳家洼,没想到韵冰已经回临海市去了,朱凯感到一阵轻松,马上就就向岳建东交差,因为他可管不到临海市。

岳建东一听反倒一阵高兴,他还担心临海县这边走漏了风声呢,既然韵冰已经回到了临海市,那就由市刑警队直接传讯她。

不过,目前在市公安局的几个副局长中,只有龚汉文时期就一直当副局长的不倒翁常宁能执行这个差事,高斌和马明他都信不过。

于是他给常宁打了一个电话,把案子的重要性和复杂性说了一边,让他带人秘密传讯刘韵冰,本来,常宁也不敢传讯省委书记的女儿,可岳建东好像早就猜到了他的顾虑,暗示他这是经过部长同意的,出了什么事有上面顶着呢。

常宁这个人不拉帮结派,为人比较正直,一听省委书记的女儿别墅后面挖出焚烧过的尸体,觉得即便刘韵冰不是凶手,按照法律也可以传讯她,于是,他就亲自带了几个人把刘韵冰在临海市的几个住所都找了一遍,就差没有直接去祁红在前进街的老屋了,可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连韵冰的身影都没有看见。

事情也巧,没想到韵冰现在在临海市的名气太大,就在常宁准备以找不见人为理由向岳建东交差的时候,却传来有人发现韵冰在王朝酒店吃饭的消息,常宁再没理由怠工了,只好带着人找到了王朝酒店,果然,一打听,韵冰正和本市的几个名流在一个豪华包间里面喝酒呢。

常宁还是顾及到韵冰的身份,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把她带走,而是让酒店经理把她哄出来,然后才告诉她有个重要的刑事案子需要她配合调查,并出示了传唤证。

当时韵冰已经喝得有几分酒意了,醉眼朦胧地瞪着常宁看了半天,最后好像才认出来人的身份,竟然借着酒劲训斥道:“你们有没有搞错,公安局查案关我屁事啊,没看见我正忙着吗……说完,转身就想走。”

常宁是个火爆脾气,一看韵冰的大小姐脾气,忍不住一阵恼火,走上前去挡住了她的去路,忍气吞声地说道:“配合公安机关查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我希望你能主动配合……”

韵冰此刻好像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心里不免也有点紧张,不过嘴上却强硬道:“都告诉你现在没时间……有什么事情明天到办公室说……”说完,拿出手机就想打电话。

常宁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夺过了韵冰的手机,气愤道:“既然你这么蛮横,那就只好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说完,冲站在一边的四个刑警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带回去……”

因为韵冰是女的,常宁为了方便,还专门带了一名女警察,这名女警好像不认识韵冰,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刚才见她这么张狂就已经忍不住,常宁话音刚落,走上前就抓住了韵冰的一条手臂,喝道:“不想戴手铐的话就快走……”

韵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对待,借着几分酒胆,什么都不顾了,瞪着眼睛喝道:“放手,你放不放?”

女警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嫌疑人,尽管她一看韵冰的派头就知道是个有钱人,但她最讨厌有钱人张牙舞爪的样子,手上一用力就把韵冰的一条胳膊拧到了后面,痛的韵冰叫了一声,空着的一只手猛地朝着女警的脸上一挥,被她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耳光。

常宁一看,在这样纠缠下去,整个酒店都要被惊动了,岳建东可是让他秘密传讯,在他的理解中,所谓的秘密传讯可能还是顾忌到祁红的面子,毕竟,传讯又不是拘捕,事情闹大了最后可不好交差。

那个女警被韵冰无意中打了一个耳光,顿时恼羞成怒,抬腿就用膝盖在韵冰的肚子上顶了一下,韵冰惨叫一声蹲在了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常宁连忙朝身边的两个男警察使个眼色,两个人赶紧上前一人架着韵冰的一条胳膊拖着她就走。

这时已经有服务生站在远处观看,等到达一楼大厅的时候,不少顾客都看见警察抓走了一个女人,只见那个女人一边被拖着走,嘴里还一边愤怒的咒骂着,其中有不少人知道她是本市的千金二小姐。

坐在车里面,韵冰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冲着坐在前面的常宁咆哮道:“姓常的,你记住……你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你不是号称不倒翁吗?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摇晃多久……”

常宁被韵冰搞得灰头土脸,不过,他是个老公安了,什么人没见过,别说是省委书记的女儿,眼下就是一个处长的子女都霸气十足,只要抓不到他们的死穴,根本就不把公安局看在眼里,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

不过,常宁也不是没有一点政治头脑,本市官场上的错综复杂关系他还是稍微有些了解,他可不想成为岳建东的打手,执行公务是一码事,被人利用是另一码事,他知道岳建东在替谁办事,反正刚才已经有好所人看见刘韵冰被抓的情形,要不了几分钟就会家喻户晓,既然这样,自己也不能太死板,这件事还是要灵活处理。

这样想着,他回到办公室之后,给市委书记刘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岳建东下令传讯刘韵冰的事情,并且简单介绍了柳家洼的那个案子。

刘辉一听,马上就给祁红打电话,表示自己马上就去市公安局,结果祁红阻止了他,理由只有一个,不要干涉公安机关办案。

常宁刚才就已经闻到了韵冰身上的一股酒气,他让人把韵冰带到了一间办公室,又让另外两个女警察看着她,名义是让她醒酒,实际上是想等岳建东回来让他自己询问,而他自己则点上一支烟,像是串门一样来到了马明的办公室。

马明已经和刘辉通过电话,知道韵冰被常宁强行带到了公安局,不过,他装作不知道,笑道:“老常,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啊,岳局长什么时候回来?”

常宁在马明对面坐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显然,他好像有点后悔了,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你听说过临海县那个案子没有?”

马明笑道:“临海县最近发生了不少案子,你指的是哪一个?”

常宁犹豫了一下说道:“刚才岳局长打来电话,说是在柳家洼的山上挖出了两具被焚烧过的尸体,目前正在确定身份……不过,那栋别墅听说那栋别墅属于祁书记的二女儿,我刚才按照岳局长的意思传讯了刘韵冰……”

马明装作一副吃惊模样低声道:“传讯刘韵冰?这事祁书记知道吗?”

偿命摇摇头道:“不知道岳局长是不是和祁书记打过招呼……不过,他说是陈部长点过头了……

本来我是想悄悄带她回来,没想到这丫头撒泼,结果闹得酒店里的人都知道了……你说,这事会不会对祁书记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马明点上一支烟,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眯着眼睛思考了良久才说道:“这就很难说了……按道理,刘韵冰只是个生意人,既不是人大代表,一而不是政协委员,传讯她倒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手续,不过……”

“不过什么?”马明担心地问道。、

马明宽慰似的一笑道:“你也不必紧张,你不过是奉命行事……只是,这样办事把祁主席搞得太被动了,就怕外界不怀好意的人造谣生事……刘韵冰本人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传讯吗?”

马明摇摇头,愤愤说道:“这丫头也太猖狂了,哪里听你的解释,她居然还打了一个女警一耳光……不过,我看她是喝多了……”

马明笑道:“既然喝多了,这事也就不要张扬了,我倒是觉得你起码要让她知道一下原因,要不然你这样突然传讯她,换做谁也反应不过来啊,何况是省委书记的女儿呢……”

常宁缓缓点点头,似乎从马明的话里面听出了什么玄机,马上站起身来说道:“不打搅你了,还是等岳局长回来自己问她吧,这母老虎咱可惹不起……”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

其实,韵冰被带到公安局的时候,酒已经醒了大半,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确实不够冷静,起码也要问问常宁为什么要抓自己吧,这样一闹,反倒显得自己心里有鬼了。

她看看坐在那里对她怒目而视的那个被她闪过一耳光的女警,心里面就愤愤不平,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等问明了她的姓名将来再好好摆布她。

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公安局为什么突然会传讯自己,难道和姐姐的那些钱有关?或者是秦开宇这个王八蛋把自己连累了?

如果公安局没有确凿的证据,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抓自己,如果只是想了解一般的情况,根本就没必要把自己带到公安局啊,可问题是,自己也没有干过什么明显的违法乱纪的事情。

就在韵冰皱着眉头反省着自己有什么犯罪记录的时候,只见常宁走了进来,他挥挥手打发走了两个女警,坐在一把椅子上闷头抽了几口烟,这才低声问道:“酒醒了没有?”

韵冰哼了一声,转过脸去没出声。

常宁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像是下了决心似的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传讯你?”

韵冰转过身来怒视着常宁训斥道:“我正要问你呢……你等着,你们公安局的人居然打我,这事我跟你们没完……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你现在就是放我走,我还不走了……”

马明眼睛一瞪,喝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到了这里还这么猖狂?哼,别以为你是祁红的女儿就可以无法无天……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韵冰冷笑一声,盯着常宁说道:“你少吓唬我,什么无法无天,我看你们才无法无天呢……那你说,我犯了什么罪,把证据拿出来?”

常宁好像解脱似的马上问道:“我问你,柳家洼山上那栋别墅是谁的?”

韵冰一愣,顿时醒悟过来,一下就想起了那天死在山上的柳旺和那个陌生男人,可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件事没有外人知道啊,怎么突然就把自己抓了呢,难道秦开宇这个混蛋已经落在公安局手里了?

“别墅是我的……怎么?你们看着不顺眼啊?”韵冰底气不足强词夺理道。

常宁严肃地说道:“别墅没问题,问题是在你别墅的后面挖出了尸体……我们怀疑这具尸体是你以前的管家柳旺,我想你该不会不知道柳旺失踪了吧……”

韵冰虽然已经有思想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因为这件事目前只有四个目击者,除非是那个村妇出了问题,否则就只有明玉知道这件事,如果没有人说出去,警察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的别墅去挖尸体呢?

常宁见韵冰不出声,心里倒是一阵紧张,心想,该不会真是她干的吧,她现在可是临海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不用她亲自动手就会有人替她卖命,不知道那个柳旺跟她是什么关系,这件事说不定是李明熙案的后续发展呢。

“等一会儿岳局长亲自跟你谈,你好好想想吧……”常宁说完,就像是躲瘟神一样背着双手离开了。

剩下韵冰坐在那里苦思冥想,越想越觉得明玉的嫌疑最大,因为她显然和黄秋萍秦开宇搞不到一起,甚至对姐姐也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亲热了,那天晚上把给她发短信还真没有经过大脑,难道她真的是台湾特务?

岳建东赶回临海市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他并没有急着去审讯韵冰,而是先到常宁的办公室了解一下情况。

“你是怎么搞的,我在路上就有人告诉我韵冰被传讯的事情,不是告诉你要秘密传讯吗?”岳建东一看见常宁就恼火地责备道。

常宁好像早就知道岳建东肯定会发火,于是不紧不慢地说道:“局长,她当时不在家,而是在酒店……能找到她已经不错了。”

“那你为什么不等她到家再采取行动?”岳建东点上一支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股气好像还没有平息。

常宁知道自己今天干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刚才压根就不应该去酒店,看岳建东那样子,显然是担心把事情闹大收拾不了。

说不定最后还会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呢,于是没好气地说道:“就算让人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秘密逮捕省委书记的女儿?

纸包不住火,这么大的公安局,就不信每个人都能守口如瓶,如果刘韵冰真的有罪,你担心什么?再说,陈部长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岳建东知道常宁就是这种倔脾气,政治上事情跟他说也没用,于是顺顺气问道:“有没有人找你替刘韵冰求情?市里面有领导来过吗?”

常宁给刘辉打过电话,心里面有鬼,不过,他这时才意识到事情有点蹊跷,刘辉可是祁红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他在得知老上司的女儿被抓之后竟然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反应,不知道他是不是跑去宅祁红汇报了。

按照刘韵冰的身份,现在应该有各种各样的人关注这件事,可到现在竟然一点音信都没有,就像是抓了一个农民工一样无人问津,这难道不是怪事吗?

“奇怪啊,到现在竟然没有人过问这件事……不管是市里面还是省里都没有人……”常宁惊讶地说道。

岳建东犹豫聊一下,问道:“这么说马局长和高局长都知道了?”

常宁点点头道:“这还有不知道的?”

“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岳建东问道。

常宁并不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听岳建东问的诡秘,于是瓮声瓮气地说道:“他们想说什么也不会找我啊……局长,既然你回来了,我就先回家了,老婆感冒发烧,到现在连晚饭都没有吃呢……”

岳建东知道对常宁这样的人来硬的不行,只能好言相劝,低声道:“柳家洼那个案子肯定是秦开宇干的,刘韵冰倒不一定参与,但她肯定是个知情人……

那天晚上,她就和秦开宇还有一个女人住在那里,根据临海县公安局的调查,柳旺那天也在山上,可第二天就失去了音信,你说,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那动机呢?”常宁问道。

岳建东犹豫一下说道:“有很多潜在的动机……比如,柳旺和刘韵冰之间发生了什么纠葛,听说柳旺和柳中原是亲戚,以前刘韵冰挺信任他的,会不会是他知道了什么秘密,致使在刘韵冰的唆使下,秦开宇杀人灭口……

当然,最有可能的动机就是秦开宇在替自己杀人灭口,因为当年李明熙被杀的案子丁朝辉并没有最后结案,而柳中原致死都没有承认过是他杀了李明熙……

秦开宇现在攀上了高枝,想做清白人了,如果李明熙真的死在他的手里,怎么能让柳旺这个证人存在呢?”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那个人的身份有着落了吗?”常宁问道。

岳建东摇摇头说道:“说实话,就是几块骨头,连柳旺在不在里面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他失踪了半个多月是不争的事实,并且这个案子和秦开宇有关也是不争的事实,正因为有了这两个前提,我们才有理由传讯刘韵冰……”

柳旺顾虑道:“既然尸体都烧掉了,搞清楚他的身份可不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做到的事情。”

岳建东拍拍常宁的肩膀说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现代技术能从一个细胞确定人的身份,陈部长已经表态了,他将让人在北京协助我们检测骨头上的DNA特征……”

常宁是个老刑警,对这些高科技侦查手段不熟悉,也不感兴趣,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入手,刘韵冰可不是普通人,要让她开口,别说十二个小时,就是一百二十个小时也不一定能拿得下她。

她可是很清楚自己的后盾有多么强大,毕竟这可不是让她承认血燕窝多卖了几块钱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两条命案。你不可能对她动粗吧。”

岳建东笑道:“你什么时候听说我刑事逼供过?这是丁朝辉和高局长喜欢的方式,我不喜欢,古人云,攻心为上……”

常宁是个老刑警,对疑难案件有着一种天生的嗜好,尤其是刑事案子,越诡异就越感兴趣,秦开宇对他来说也不是陌生人了,市公安局有关他的解密材料就一大堆。

可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论性的说法,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一听柳家洼的案子和秦开宇有关,而岳建东只不过是想从刘韵冰这里找点线索,并不是真的想对她采取什么措施,于是一颗心就放下了。

他也不再提老婆感冒的事情了,站起身来看看表说道:“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要问就抓紧时间吧,别看现在风平浪静的,要是十二个小时之后还不放人,公安局的门都要被人挤破……”

岳建东站起身来问道:“刘韵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传讯吧?”

常宁脸一红,低声道:“谁知道她知道不知道……反正我一直找人看着她,谁也不让接近……”

岳建东说道:“好,我们先商量一下,这场戏就由我们两个来唱……既然她刚从酒店出来,连晚饭都省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密信(538)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