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邪器
上一章 母子梦幻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后补灵

第九章 合二为一

作者:知乐 更新时间:2016-01-27 13:19:26

刘采依美眸闪现往昔的智慧光华,柔媚的声调则透出一丝异样:“四郎,全力运转鸳鸯戏水诀,娘亲要与你合二为一!”

“啊!”

剎那之间,张阳的脑中轰然一声巨响,两耳嗡鸣不休,而下巴则急坠落:娘亲前一秒还无比凝重,后一秒竟然要与他——合二为一!幻听,肯定是幻听!

难道是心愿太过强烈,已经开始白日做梦了?

“傻小子,愣着干什么?把元神空间打开,为娘要把力量全部传授给你。$9g-ia$”

“啊,娘亲,妳是说……咱们的灵力合二为一?”

张阳又惊叫一声,随即满心失落:唉,白高兴一场了,又被娘亲戏弄了。

“对,只有这样,才有与万欲牡丹决一死战的可能。”

刘采依凝重地点了点头,肃穆的眼神刮起一片寒风,抹杀洞中盘旋的春色。

画面一闪,张阳母子俩相对而坐,双掌紧贴在一起。

片刻之后,刘采依的手掌变成一团光芒,好似流水般缓缓向张阳的手腕而去。

玄异的光华包裹张阳的手臂,然后是他的身躯,接着是双腿,最后是头颅,而刘采依的“融化”也是从手掌开始,到头部结束。

虚空轻轻一颤,刘采依的最后一缕梢随风一抖,竟化作一缕星光飞入张阳的眉心中,她就这样“消失”了。

远!”

张阳刚要站起来,突然刘采依又从他的身体里弹出来,强烈的震波让他们同时撞在石壁上。

“母亲,出什么事啦?”

张阳顾不得浑身疼痛,急忙向刘采依伸出援助之手。

“小色狼,不许胡思乱想,我可是你娘亲!”

刘采依不领张阳的情,身子一侧,避开张阳的双手,随即玉脸微微一红,叹息道:“你体内的阳气太盛,与我的纯阴之气彼此冲突,看来此计不行,唉!”

话语微微一顿,刘采依来回走动片刻,最后又是一声长叹,自言自语道:“我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这一出,真是可恶!”

挨骂的张阳脸色大红,他自家知自家事,离开众女这么多天,体内的阳气怎么可能少得了?他可是夜夜狂欢的邪器!

思绪一动,张阳充满期待地问道:“娘亲,妳还有什么好法子吗?”

“有啊,而且很简单。”

刘采依的美眸怨气未消,白了张阳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把你当作礼物送给万欲牡丹,娘亲自然可以趁机逃之夭夭。”

冷汗瞬间浸透张阳的全身,虽然刘采依看上去是在说笑,但他心里却直打鼓,毕竟谁能肯定刘采依不会干出这种事情呢?她可是口口声声地否认与张阳的母子关系。

“娘亲,好娘亲,我立刻把阳气削弱,妳等我一会儿,很快的。”

不待刘采依有所响应,张阳已经冲向洞口,随即又被罡风吹回来,接着他朝四处一望,最后看向洞中唯一能遮挡部分视线的石台。

“娘亲,我想……”

以张阳脸皮之厚,此时也禁不住结结巴巴,甚至不敢与刘采依的目光对视。

“你要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为娘不会偷看你的。”

刘采依果然蕙质兰心,立刻就明白张阳的意思,她呼出一口浊气,高挑的身子微微一侧,大方的空出半座石台给张阳。

山洞只有一丁点大,刘采依就算想不大方也不行,而其实在她那优雅而从容的神色下,一颗芳心也在暗自颤抖。9g-ia

眼角微微一斜,刘采依心房的惊叫差一点冲出檀口,只见张阳靠在半人高的石台边,已经开始搓弄他那个玩意儿。

唔,他真要当着老娘的面……自慰吗?智慧天下第一的刘采依也失去平静,再也想不出丝毫办法化解眼前的僵局,当事情真正生的一刻,她才现,那羞人的感觉比她预料的强烈百倍。

啊,我在母亲身边了,嗯……张阳的心声在脑海中激烈回荡,鼻尖一耸,立刻嗅到身后飘来的美母幽香。

娘亲一定能听到摩擦声,也一定能感觉到我的呼吸声,呃!想到这里,张阳的胸膛就好似被惊雷击中般猛然开,心理的刺激远胜的感觉,阳根瞬间就暴胀到极限。

这时,刘采依的心弦剧烈颤抖,一缕怒气油然而生,下意识握紧拳头,心想:小色狼的那玩意儿变得那么大,肯定是故意的!哼,敢挑衅老娘,找死!

啊,又变大了,可恶!刘采依心中的怒气再次攀升,但身子却好似中了张阳的妖法般一动也不能动,还把张阳自慰时的声响听得一清二楚。

有着万欲牡丹的威胁,刘采依不得不一忍再忍,张阳则得寸进尺,一进再进,手掌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突然张阳一声闷哼,一泄如注,好似一连串的白色幻影般,在刘采依的眼角中划空而过。

几秒的酥麻后,张阳眼带异光,嘶哑地道:“娘亲,我已经……出来了,行了吗?”

“不行,继续。”

刘采依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杀气。

张阳愣了一下,又开始在刘采依面前,急橹动的同时,他悄然偷看了刘采依一眼。

然而绝色倩影还未映入张阳的眼中,一颗石子抢先激射而至,贴着他的鼻尖飞过去。

“臭小子,专心一点,如果你明天变不成女人,就准备一辈子当不男不女的阴阳人吧!”

虽然明知刘采依这话语不可信,但张阳的心窝还是重重抽搐一下,随即认真地撸动起来。

一刻钟之后,张阳“啊”的一声,第二次喷射。

“继续,不要停。”

刘采依的声音随风而来,命令的气息很坚定。

“娘亲,我很累,先歇一会儿。”

“不行,时间不多,很快就要天亮了。”

张阳白眼一翻,终于肯定刘采依是在惩罚他,毕竟现在还不到半夜,时间怎么会不够?

在刘采依的“威逼”下,张阳开始第三次手枪之旅。虽然他是邪器,但这样的折腾,也禁不住阳根麻木难受,工作积极性立刻急下降,那刺激的快感早已不翼而飞,并心想:唉,原来在绝色美人面前自慰是这么痛苦的事情,早知道就不该那么得意忘形了!

半个时辰后,由于张阳的消极怠工,第三波的一直没有喷射而出。

“四郎,你真想变成太监吗?”

刘采依又用上威胁的招术。

“我也没有办法,可能是阳气已经泄完了吧,出不来。”

表面上张阳加快度,但暗地里却封闭,他认准刘采依在戏耍他,怎会继续“干”自己?

“小羊儿,你不是能折腾一晚上吗?两次怎么会够?”

在不知不觉间,张阳母子俩谈论的话题越来越敏感,而且还无比自然。

“娘亲,那是因为有女子相伴,阴阳相济。“藏家”我自己这样弄,鸳鸯戏水诀也没有作用,可以结束了吧?”

“你是说,需要人帮忙吗?”

幻影一闪,刘采依突然站在张阳的面前,大胆地直视着张阳那红彤彤的巨物。

“啊,娘亲,妳要帮我……”

张阳的下巴已经失去闭合的力量,瞬间他心窝一片欲火升腾,脑中却产生一股不妙的预感:娘亲在微笑,那笑容好……危险!

“四郎,你猜对了,我是你娘亲,怎么会看着你难受呢?乖乖坐下,娘亲帮你化解阳气。”

“娘亲,我……”

张阳被刘采依吓得心房打鼓,但反对的话语却被欲火阻挠,他就像是一个矛盾的化身,又彷佛是扑火的飞蛾。

死就死吧,如果能这样死在娘亲的“手”上,死一万次也值了!张阳的脑中剎那间闪过万千道杂念,他猛然身子一震,慌乱的目光突然无比坚定,说道:“那就有劳娘亲了。”

话音未落,张阳已经坐在石台边,原本有点疲软的阳根瞬间弹跳起来,对着他梦中的女神迸射出万道红光。

一抹惊讶在刘采依的眼底一闪而过,张阳突然的勇气让她猝不及防,剎那的慌乱后,她暗自一咬银牙,戏谑的目光瞬间一片平静。

“四郎,闭上眼睛,我是你娘亲,这等于是在帮助你修行,你绝不可胡思乱想。”

刘采依的声音充满侵略人心的玄妙力量,可张阳心中的执念太强,欲火随即充斥着他的脑海。

眼帘一合,张阳的感觉瞬间百倍飙升,他听到刘采依失去平静的心跳,感觉到了刘采依越来越热的呼吸,甚至感觉到刘采依的玉手缓缓接近。

一秒、两秒、三秒……

在张阳的心中,时光是那么的缓慢,在千呼万唤中,一只修长而柔滑的玉手终于握住男人之物。

“噢……”

刘采依轻轻一握,却彷佛握住张阳的心窝。

只是这轻轻一握,满足的呻吟已经满溢而出。

只需这轻轻一握,禁忌的闸门就此打开,再也关不住激情的洪流。

下一剎那,刘采依突然噗哧一笑,一指点在张阳的胸前。

扑通一声,张阳瞬间昏倒在石台上,再也感受不到刘采依温柔的怜爱。

“小色狼,想得美,老娘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咯咯……”

刘采依骄傲地站起来,然后优雅地舒展四肢,随即又缓缓俯,慵懒而妩媚地躺在张阳的身边,缓缓地抬起玉手。

时光带走了暧昧,清晨迎来了凶险。

刘采依走出山洞,走上山峰之巅,她仰望着天空,随即出沉重的叹息。

一如预料,次元空间的罡风消失无踪,生与死将在这一天走向结局。

“咯咯……贱人,终于敢出来送死啦!妳那蠢货儿子呢?”

万欲牡丹的行动也没有出刘采依的预料,她悠然飘飞而至,举手投足间,与刘采依的躯壳已经完美融合。

“万欲牡丹,妳是害怕我家小羊儿,还是喜欢上他了?”

刘采依迎风而立,目光轻松随意,嘲讽道:“可惜呀,我家小羊儿看不上妳,见着妳就恶心。”

“张小儿逃啦?”

万欲牡丹瞳孔微缩,意外的目光一闪而过,随即阴沉地冷笑道:“刘采依,妳以为妳挡得住本座吗?放心,张小儿很快就会与妳在地府相会。

“咯咯……看这时间也差不多了。”

刘采依笑了,笑得很开心:“万欲牡丹,来吧,让我们的仇怨做一个了结。”

“张小儿在开启空间之门?不可能,他不可能办得到!”

刘采依的笑容戏谑而又诡异,让万欲牡丹不由得联想到最糟糕的可能。

眼见万欲牡丹脸色大变,刘采依的笑容又多了几分得意,再次打击万欲牡丹的心灵,道:“万欲牡丹,妳当妖灵的时间太久了,人也变蠢了!妳以为没有后招,四郎会轻易进入这个空间夹缝?咯咯……我那一大群儿媳可不是花瓶。”

“贱人,就让张小儿去忙活吧,本座正好搭个便车,嘎嘎……”

万欲牡丹也笑了,但刺耳的笑声却透出强烈的烦躁。

虽然万欲牡丹对刘采依的话语半信半疑,但如果张阳真的在悄悄开启空间之门,那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如今她已经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反而刘采依变成妖灵,如果空间之门开启,刘采依逃走的机会反而更大。

杀,用最快的度毁灭刘采依,再捉住张阳,绝不能让自己困在这空间夹缝中。念及此处,万欲牡丹决定马上使出全力。

随着万欲牡丹一声暴戻的大吼,虚空中光华四射,彷佛变成牡丹花海。

“轰!”

眨眼之间,刘采依两人脚下的山峰化为丽粉,刘采依则腾空而起,在万千花瓣之间闪转腾挪。

“刘采依,妳就这点本事吗?去死吧!”

万欲牡丹化作一道寒光,向刘采依激射而去,狂暴的杀气完全扭曲刘采依躯壳的绝世容颜。

虚空中一声闷响,万欲牡丹的手掌穿透刘采依的胸部,远远看去,刘采依就好像万欲牡丹手臂上的串烧,鲜血好似喷泉般洒满虚空。

嗣!”

下一剎那,大获全胜的万欲牡丹却突然脸色骤变,看着满天抛洒的血雾,感受着手臂上活生生的身躯,智慧不凡的她立刻反应过来——中计了。

果然,“刘采依”露出近似变态的笑容,丰盈的女子曲线恍如浮光掠影,瞬间变成阳刚硬朗的男儿身形。

原来这个刘采依是张阳易容乔装,随着他无赖笑脸的出现,真相从迷雾中呼啸而出。

昨夜,刘采依消解张阳的阳气,不仅是要传他灵力,而且还用上妖灵最擅长的本领,她附在张阳的身上,把张阳从身体到元神都“改造”一番,所以连万欲牡丹也丝毫没有怀疑。

真相的揭晓激荡天地万物之心,时光欢快的延长千百倍。

张阳钢牙一紧,身躯向前逼近,任凭万欲牡丹的手臂在他胸膛里穿行,随即他手臂一张,死死地抱住万欲牡丹。

同一剎那,真正的刘采依从张阳的身躯分离而出,她那高挑的身子绕着张阳与万欲牡丹翩然旋转,就好似一条美丽的彩带般,把他们紧紧地缠在一起。

“万欲牡丹,还我躯壳!”

虚空猛然刮起龙卷飓风,缠在一起的张阳三人飞旋转,风中传来刘采依的冷喝之声、万欲牡丹的咆哮之音,还有张阳的惨叫声。

一刻钟之后,龙卷飓风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

“砰丨”地上一声闷响,烟尘弥漫。

张阳坠落在地上,胸口开了一个大洞,他低吼着强行站起来。

万欲牡丹浑身没有一丝伤痕,但她却躺在地上难以起身,好似离开深水翟龙般,不停挣扎。

刘采依的身影不见了,而她的声音则从万欲牡丹的嘴里迸射而出:“四郎,快杀了她,为娘要把她永远封印在这里!”

刘采依的声音还未散去,同一张朱唇又冲出万欲牡丹的声音:“张小儿,你杀呀,本座逃不掉,刘采依这贱人一样要完蛋,嘎嘎……”

这时,张阳突然觉人生原来这么喜欢折腾,兜兜转转,事情又回到初始之杀,还是不杀?

古老的难题再次出现,让张阳四肢紧、脑海颤。

按照刘采依事先的嘱咐,现在张阳必须一剑斩下,毁去万欲牡丹的肉身,然后刘采依就会布下天人阵法,将万欲牡丹永远封印在这无名空间,这样一来,刘采依大功告成,就可以用元神之体悠然返回天人界。

万千思绪尽在剎那之间,张阳眼中杀气连续变换,不待刘采依二次催促,他猛然仰天一声长啸,万丈豪情迸射而出。

“哗”的一声,张阳突然撕烂刘采依身上的衣裙,紧接着合身一扑,把她压在地上。

屙!”

两道惊叫声从一张嘴里同时涌出,万欲牡丹很惊恐,刘采依则是又羞又怒。

“四郎,你干什么?”

“娘亲,我不允许妳——离开我!”

张阳双目一片明亮,熊熊欲火升腾而起,他终于冲破自己的心魔,吼出一生最野性的愿望——他要得到刘采依!

愿望的力量无比强大,瞬间张阳就把衣裙撕成碎片。

春风突起,春色随风而来,张阳再次看到刘采依**的玉体,而且是活色生香的真正身子。

也许是被张阳的举动吓到,也许是震撼过于强烈,刘采依一时间哑口无言,万欲牡丹则一愣,随即出无比刺耳的怪笑。

“嘎嘎……刘采依,妳真是个贱人,竟然与儿子通奸。”

“住嘴!”

张阳的怒斥有如雷鸣般,强横震散万欲牡丹的笑声,他随即朗声道:“娘亲,我爱妳,我要妳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四郎,不要,我是你娘亲,这样会遭天谴的。”

“我就是天,谁敢对我天谴!”

张阳大手一分,霸道地分开刘采依的双腿。

这时,张阳终于看到刘采依的桃源禁地,茂密的芳草、紧窄的玉门、嫣红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一股烈火在张阳的心海轰然,看到刘采依那宛如处子的,他再次凝声道:“妳又不是我的亲娘,我一定要得到妳。”

“四郎,我是你亲娘、真是你亲娘,不要这样,快杀了万欲牡丹!”

“我不相信,妳要是我的亲娘,怎会还是处子之身?”

张阳大手一紧,五指陷入刘采依的中,碰到藏在柔腻中的处子乳核,顿时喉间热气汹涌,忍不住含住那晶莹小巧的,用力吮吸起来。

“张小儿,刘采依真是你母亲,她是天女,与凡人身子不一样,你要当畜生吗?”

人生第一次,万欲牡丹竟然与刘采依想法一致,她用尽全身之力,酥软无力的手掌及时抓住张阳的阳根。

“万欲牡丹,别想活命,我今天一定要灭了妳。”

“砰”的一声,张阳把万欲牡丹那只手狠狠砸在石头上,随即腰身一挺,抵在花瓣上。

“啊!”

万欲牡丹与刘采依共有的身躯剧烈震颤一下,万欲牡丹知道她改变不了张阳的思绪,竟狡猾地缩回元神空间。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母子梦幻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后补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