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浅绿)
上一章 海盗对决 主目录 下一章 命中注定

第四十二章 宫闱噩耗

作者:浅绿 更新时间:2019-01-22 05:21:53

早春时节,京城内春意盎然,一大早,进出城门的人络绎不绝。(m!一辆黑篷马车由北门入城,驾车人朝城门守将举起腰牌,本来要上前查看的守将立刻恭敬地退后,马车一路急奔朝着丞相府的方向驶去。

车内,顾云看着靠在身边的夙凌,低声劝道,“我自己去见她就行了,你回府里休息吧。”她要回来,夙凌也非要和她一起回来,还说冒城的大夫医术不好要回京城治,这几天折腾下来,伤口都有些发炎了。这个男人倔强起来,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几天的日夜赶路确实很疲惫,不过夙凌还是提起精神问道:“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进宫?”

想了想,顾云摇头回道:“先不要,我问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再说。”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顾云掀开窗帘看去,马车停在了相府门前,夙凌明白她着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再多说什么,低声说道:“去吧。”

掀开门帘,顺云下车前还不忘交代,“待会回到将军府立刻请大夫给你治伤,知道吗?”

夙凌微笑着点头,顾云才放心地下了马车。

顾云走到相府大门前,一名仆人打扮的男子迎了上来,顾云说道:“我想见我姐姐。”

“青姑娘里面请。”他都不需要通报就请她进去,可见晴早有交代,这样一来也更说明事情的紧急。

仆人将她带到揽月楼,进入院中就看见卓晴坐在湖边的石凳上,眼睛看着远处的天际,好像在发呆,又好像在想着什么。

顾云走到她身后,没有寒暄,开口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卓晴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顾云正面色沉冷地站在她身后。云脸色很差,一脸倦容,这一路赶得一定很辛苦,拍拍身边的石凳示意她坐下,卓晴低声回道:“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是说孩子满月的第二天就开始发烧,一直高烧不退,七天后就病死了。”

在卓晴身边坐下,顾云沉声问道:“真的是病死的?”这其中一定有可疑,如果是病死的,晴不会这么着急地把她叫回来。

“我得到消息后马上进宫,赶到清风殿的时候,孩子已经死了。一般婴儿高烧最容易引发的是肺炎,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太差,肺炎引发急性呼吸衰竭而死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赶到的时候,尸体已经冰冷,脸色暗红,嘴唇乌紫,看起来确实有七分像因急性呼吸衰竭死亡的症状。不过我又发现孩子的手自然放松地垂在身体两侧,而且据当时陪在孩子身边的宫女说,她并没有听到孩子呼吸急促或者哭闹,孩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这不太对劲儿。急性呼吸衰竭引起的死亡是很痛苦的,孩子应该会挣扎,会极力哭闹,而不应该这样平静。”

“你是说,孩子有可能不是病死的!”果然还是有问题。

卓晴无奈地摇头,“不知道。孩子太小了,也有可能是其他并发症引起的死亡,现在不能做病理测试,又不能解剖尸体,孩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我不能下定论。”

“现在孩子的尸体在哪儿?”

“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夭折的孩子又不会大办丧事,早在五天前下葬皇家陵园。”

顾云皱眉,“事情还没确查清楚,怎么能草草把孩子下葬了?”

卓晴揉了揉这几天就一直隐隐做痛的额头,叹道:“所有御医都说孩子是病死的,那几天孩子也确实高烧不断。穹岳每年因为高烧致死的婴儿不计其数,在他们看来这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知道卓晴的压力很大,顾云放柔了声音,问道:“尸体上还有其他发现吗?”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只希望尸体上能留下蛛丝马迹。

“我只来得及做初步的检查,太后、皇上、皇后、嫔妃们就都来了,我根本再也没有机会靠近孩子的尸体。若不是青枫在发现孩子死亡后立刻派人通知我,估计我连尸体都看不到。其实就算检查得再仔细,用处也不大,除非让我做解剖尸检。”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说她手上没有任何证据,就算孩子的死因真的有可疑、皇室也不可能让人解剖皇子。

孩子死得如此突然,顾云听到消息后心里就一直堵得慌,想到宫里那个最伤心的人,顾云担忧地问道:“她,现在怎么样?”

卓晴摇头叹道:“很不好。”半个月已经消瘦得不成人形。

“我想见见她。”

卓晴点头,起身说道:“燕弘添说体恤青枫丧子之痛,准许我三天入宫一次陪陪她,今天正好可以进宫,一起去吧。”

“好。”

卓晴手中有燕弘添的令牌,两人顺利地进了皇宫,走进清风殿就看见院子里一棵大树下放着一个婴儿的小摇篮,摇篮边一身素衣的青枫长发未绾半跪在摇篮边,眼睛直直地盯着小摇篮看,神情呆滞,她身边只有一个侍女茯苓陪着。

看见她们来了,茯苓微躬下身子仿佛怕惊着她一样,用着极轻的声音说道:“娘娘,楼夫人和青姑娘来看您了。”

她和半个月前若两人,削瘦的下巴,无神的双眼,苍白的脸色,单薄的身体,让她看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晕倒一般,一阵心酸涌上心头,顾云低声叫道:“姐。”

久久,青枫才动作迟缓地回过头,茫然的眼眸在顾云的脸上停留了很久好像才认出她是谁,平静地说道:“你回来了,坐吧。”沙哑的声音很微弱,几乎被风吹散,她不哭不闹却放任自己陷入无尽的哀伤之中,漠视身边所有的人和事。顾云轻声劝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不要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

青枫仿佛没听见一般,仍是那样盯着孩子的小摇篮,眼睛眨不眨,嘴角儿不时还会扬起一抹笑容,只不过那笑容里尽是苦涩。

顾云心里忽然冒起一团火,是谁这么狠毒,连婴儿都不放过?!将一个母亲折磨成这样!如果真是他杀,她要为那个孩子讨一个公道。

“你过来一下。”

茯苓不明白顾云为什么要叫她,但是青枫并没有阻止,她只好跟着顾云走到院子的另一侧,两人才站定,顾云沉声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孩子死亡的?”

茯苓一怔,低声回道:“bbs.是奴婢。”

“把事发当天你所知道的事情再说一遍,想清楚了再说,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

茯苓迟疑了一会儿,稍稍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青枫。顾云侧身挡住了她的视线,低声说道:“说实话。”

顾云的声音并不高,却有一种让人不敢违抗的气势,思索了很久,茯苓才低声回道:“满月宴之后,三皇子就染上了风寒,一直在发热,御医每日巳时都会入宫为皇子诊治。那日一早,未到巳时,胡太医就来了……”

“不要再说了,退下。”茯苓才说了一句话,就被青枫狠狠地呵斥,茯苓吓得脸色微变,赶紧退了出去。

青枫脸色铁青,表情终于不再麻木,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清绪,顾云走到她面前,问道:“为什么不让她说?”

将头转向另一边,青枫没敢迎视顾云的眼睛,低声回道:“皇儿已经去了,我不想再提起这些事情。”

她明显敷衍逃避的言行让顾云觉得更加可疑,试探着问道:“如果他不是病死的,你也不打算追究了?”

倏的抬起头,青枫瞪着顾云,眼中是深深的痛,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竟是凄楚得揪心,“你想怎么追究?所有太医都说皇儿是病死的,我和谁追究?就算他不是病死的,后宫的事也轮不到刑部来管,最后还不是落到楼素心和辛玥凝去查!人都死了,查清楚了又有什么用!”

太过激动让她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住,咳了起来,她捂着胸口,背过身去,语气强硬地说道:“孩子已经入土为安,这件事情你们都不要再管了。我很累,你们走吧。”

卓晴和顾云对看一眼,没再刺激她,一起出了清风殿。

顾云面色凝重地说道:“青枫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有蹊跷,而且定已经有了一点线索,只是不愿我们参与。”

卓晴显然也看出来了,低声叹道:“这件事和你以前查的案子大不相同,不仅仅是一件谋杀案而已,其中还牵连很多权斗。燕弘添又不是傻子,他已经有两个儿子夭折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闻不问,其中的权利制衡、利益纠葛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总之你一定不要轻举妄动。”

顾云自然懂得卓晴言下之意,忍不住低咒,“真是麻烦!”

卓晴拍拍顾云的手,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这个人是非分明,什么事情在你心里不是黑就应该是白,但是后宫偏偏是一个灰色的地方,什么都不能太清楚,也不能太糊涂。我第一次见青枫的时候,她烈性倔强得很,现在也已经渐渐明白如何在宫里生活了,这件事情我们不能不管,却也不能大张旗鼓去管。既然她不愿意我们插手,那么我们就暗中观察,找时机助她一臂之力,以她的脾性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偌大的一个皇宫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女不少,却安静得导仿佛没有人一般,他们每个人都是同样的步伐,同样的表情,永远是那样低垂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这个皇宫华丽富贵,里面有世间最名贵的珍宝,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却冰冷得毫无一点人味儿,压抑的气氛让人呼吸都那么费力。顾云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点头,“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吧。”

她信奉的是律法公理,却永远搞不懂政治。

顾云和卓晴每隔三天去看青枫一次,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盯着摇篮一看就是一天。不过神智已经渐渐清醒,有时候会和她们说—两句话。顾云也没再刺激她,不过还是私下盘问了一下清风殿的太监宫女。

皇宫果然是个可怕的地方,它让人变得谨言慎行,小心翼翼。无论顾云问什么,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奴才什么都不知道。

凌云阁内,颐云心里想着青枫的事情,帮夙凌包扎伤口的手就忘了力道,夙凌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是在换药还是谋杀!

顾云回过神儿来,抱歉地笑道:“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的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回来的时候他还病蔫蔫的,这才不到十天,伤口已经愈合得很好了,气色也恢复如常。

这说的是什么话,夙凌冷哼道:“你是希望我的伤好得慢一点?”这次的伤的确比平时好得快,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轻咳一声,顾云矢口否认,“当然不是,我只是羡慕而已。”

“青姑娘。”院外传来小将的叫声。

“进来吧。”

小将进到院内,朗声说道:“外面有一名男子求见,他说他是您要找的人。”

她要找的人?顾云一头雾水,她要找谁?与夙凌对看一眼,夙凌脸上明白地写着“我怎么知道”几个字。

“请他进来吧。”顾云懒得去猜,见到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帮夙凌包扎好伤口,顾云走出院外,小将正领着一名男子进来,顾云暗暗打量来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长得极其普通,是那种典型的过目即忘的长相。若不是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让人想忽视都很难的傲慢之气,她估计会以为他就是个毫不起眼的路人。

顾云迟疑地问道:“您是?”她不记得认识这号人,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找过他。

顾云打量男子的时候,男子也在打量她,不同的是顾云看得含蓄,男子却很是嚣张,眼光在她的脸上打转了很久,才冷声问道:“就是你要治脸?”

越昇会这么快赶到将军府,完全是因为好奇,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让那个冷漠的小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求他。眼前的女人怎么看都很普通,不知道敖天想什么。

治脸?顾云瞪大眼睛,惊道:“你是敖天的师傅?”不可能吧,他看起来最多像敖天的哥哥,哪里像师傅?听说敖天从小就被他师傅收养了,她一直以为这种世外高人都是如夙擎那般道骨仙风的形象,敖天的师傅怎么会是这样?转念一想,传说鬼医易容术十分了得,顾云猜想他估计是易容了,刚才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顾云抱歉地笑道:“您的易容术真足出神入化。”

越昇冷眉微扬,“谁告诉你我易容了?”

没易容?顾云很想问,他是怎么保养的?心里虽然一直在腹诽,嘴上却没多说什么,担心哪句话不小心惹怒这位高人,把他气走就糟了。

“伤口不算太深,一个月就能痊愈。”她脸上的疤看得出是自己划伤的,估计当时也没下狠心,两道疤痕倒不算难治。

顾云笺道:“您误会了,我想请您为我姐姐诊治。”

越昇听了她的话,脸色倏的一暗,冷声说道:“我只会帮一个人治。”

越昇特意强调,顾云有些莫名其妙,回道:“我知道。”她也没敢奢望他治几个人啊?

“天下间除了我,没有人能治好这样的伤口。”

好自负的人,顾云有些受不了地应和道:“那真是太好了。”

说了半天,她好像没懂他的意思,越昇没好气地说道:“帮她治了,你的脸就-辈子也好不了了,即使那小子再为你求情,我也不会出手的。”

顾云一愣,原来他拐弯抹角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说这个,顾云大方笑道:“您大可以放心,您只要帮我姐姐治好就行,我的脸不劳您费心。”

顾云在外面说了很久,夙凌担心她,披上外袍走出院外。

越昇看了一眼夙凌,忽然怒目圆睁,瞪着顾云低呵道:“你居然把我的药丸给他吃?不懂珍惜!”这药十年才炼得成那么几颗,她居然用来治那点皮肉小伤!气死他了!

他只看了夙凌一眼,就知道她把乾荆送过来的药丸给夙凌吃丁,果然是神医,名不虚传。

越昇越想越气,恼火地说道:“快走吧。”

“上哪儿?”老天,高人的思维跳跃性也太强了吧。

“治脸。”治好他也好早点走,不然会被她气死。

现在就治?顾云脸上一僵,治脸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她和晴一厢情愿,听说当时把脸划伤,就是青枫的主意,她不一定愿意让人给她治,再说现在她的心情这么差,估计没有心思想治脸的事情,现在忽然把人带过去,青枫一气之下把他们赶出来也是有可能的。顾云轻咳一声,笑道:“您大老远赶来也累了,不如先休息,过两日再去也不迟。”

顾云想先稳住他,越昇却不吃这一套,不耐烦地说道:“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要么现在去,要么另请高明。你自己选吧。”

顾云急道:“现在去!”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走!

但是她没有令牌,怎么带他进宫?回过身,顾云对着夙凌低声说道:“我先带他去,你让明叔通知青灵到宫门与我汇合。”顾云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没经过燕弘添的同意,随便带一个男人进宫行不行?”

当然不行,后宫之中,男子不得随便进出,即使是朝廷重臣,也只有在召见的时候才能进入。夙凌想了想,叹道:“你们到宫门去,我现在入宫和皇上说明。”皇上当年一定要青家三姐妹,为的不就是她们的倾城之貌、惊世之才吗!如今有机会恢复,他应该不会阻止她们给青枫治脸的。

“好。”

顾云和卓晴在宫门汇合,但是因为带着越昇,宫门侍卫将她们拦了下来,僵持了半个时辰,宫里跑出来个小太监,在守将耳边嘀咕了几声,守将终于放行。他们来到清风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今天的青枫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看见她们进来,正要与她们说话,看清她们背后的男子,青枫戒备地问道:“他是谁?”

卓晴和青枫更亲近一些,顾云示意她去说,卓晴走到青枫身旁,小心翼翼地回道:“他是大夫。”

青枫脸色立变,冷声回道:“我没事,不需要什么大夫,让他走吧。”

卓晴头疼地看了顾云一眼,两人还在想应该如何说服青枫的时候,越昇冷哼道:“一个个脾气都挺倔,要我走很容易,不过我走了你那张俏脸就没救了。”

什么意思?青枫质疑地看向卓晴她们,卓晴轻声解释道:“我们找他来,是想帮你把脸治好,虽然脸上有疤也没什么,但是……”

她们以为青枫定会发飙,谁知她一扫刚才的愤怒,认真问道:“他真的能治好我的脸?”

卓晴立到点头,“嗯。”

“好,那就治。”

青枫的爽快让卓晴和顺云有些懵,而青枫眼眸中一瞬间闪过的阴骛却没有逃过越昇的眼睛,有意思!越昇笑道:“你的脸伤得比她们严重,要治好可得受点苦头。”这个女人倒是比她的姐妹们下得去狠手,两道深深的疤痕将她绝色姿容抹去了七八分。现在想要治好,绝不可能只是为了想要回一张绝色的脸而已。

青枫面无表情地回道:“只要能治好,什么苦我都受得了。”

“好!”他就喜欢这种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他不仅会把她的脸治好,而且还会让她比之前更加美艳三分!

“要受什么苦啊?”霸气的男声带着几分冷意,在从院外传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燕弘添刚踏进清风院,太监宫女已经跪了一地,青枫俯身行了一个礼,顾云和卓晴也别扭地做了做样子,越昇则是依旧站一旁,似乎没有要行礼的打算。

“你能治好她的脸?”暗黑色的眸子扫过越昇平凡的脸,只是这样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已经让人感到一股压迫感袭来。

燕弘添一向喜怒无常,卓晴和顾云都开始为越昇担忧起来。越昇面色如常,冷声回道:“只要我想治,别说是这种小伤,就算整张脸都烂了,也能给她换一张新的。不过我帮她治脸的三个月内,除了我和她的贴身侍女,她不能见任何人,如果做不到,那张脸也就不用治了。”

黑眸一暗,燕弘添低哼,“包括朕?”

“当然。”

青枫也为越昇捏了一把冷汗,按照燕弘添的性格,绝对不会让忤逆他的人好过,刚进宫的时候她就已经领教过很过很多次了。果然,燕弘添冷声笑道:“好,朕答应你,从今天开始,三月内外人不得踏入清风殿。若是三个月后治不好她的脸,朕就要你的命。”丢下一句话,燕弘添拂袖而去。

越昇脸上没有一丝惧色,看着燕弘添冷戾的背影,冷笑道:“煞气太重,难怪命中子嗣稀薄。”

“你们俩也走吧。”朝着顾云和卓晴挥挥手,越昇把她们也赶出了清风殿。

半个月过去了,顾云没再进宫,一直在暗中查找关于孩子病逝的相关线索。真正去查了才发现,皇宫就是个坚固的城堡,很难找到突破口,里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善于隐藏和谋划的阴谋家,顾云查案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挫败。

“想什么?”腰上忽然一紧,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他似乎习惯了没事儿的时候就往她腰上搭,一开始很别扭,现在好像也习惯了。不愿说太多关于查案的事情,顾云随口回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期待三个月后的奇迹。”

夙凌笑道:“下个月我们去祭祀回来你就可以看到你姐姐了,一定会有奇迹的。”平常只觉得她与青灵感情很好,原来对青枫的事情她也挺上心的。

“下个月?”顾云心忽然猛的一跳,“那不是过几天就到了?”

“嗯,所以你可以准备一下了。”

顾云脸色不太对劲儿,夙凌低声问道:“怎么不开心?你不是对族徽很感兴趣吗?”

对,八卦盘,她很快就能见到八卦盘了,她应该开心才对,为什么心会如此的惶恐,顾云仍是微低着头,夙凌以为她对祭祀又没了兴趣,笑着说道:“现在是春天,凤山的风景也很美,我陪你去踏青。”

宠溺的语气和着愉悦的笑声,此刻听起来她的心竟然会隐隐作痛,轻轻挣开夙凌的手,顾云轻声说道:“我想去和我姐说一声,毕竟要好久不在京城。”

以为她只是急着去和姐姐道个别,夙凌没放在心上,笑道:“好,去吧。”

顾云没有骑马,一路走到丞相府,门房看见是她就自动把她请到花厅,身处丞相府这个陌生的环境里,顾云反而觉得心安定了一些,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身后传来卓晴疑惑的声音,“怎么了?心情不好?”

顾云哀叹道:“过几天我要和夙凌去祭祀,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就能见到八卦盘。”

原来如此,卓晴了然一笑,问道:“那么你不开心,是担心能回去,还是不能回去?”

“不知道。”若是以往,想到有机会回去,她一定会很兴奋,但是今天听到夙凌和她说起回去祭祀的事情,她的心没来由的慌了起来。

看向卓晴,顾云低声问道:“你还想回去吗?”

卓晴摇头,微笑回道:“我已经做了选择了,这里有我割舍不下的人。”

她好像也越来越割舍不下夙凌了,其实她已经不想回去了,是这样吗?

卓晴体贴地没有逼问她,握着顾云微凉的手,笑道:“云,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不管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顾云瞪着卓晴,低骂道:“拜托,不要害我哭。”

卓晴一脸认真地回道:“感动吧,就是想看你哭啊!”

“去你的!”

笑闹间淡化了忧伤,是啊,无论以后能否再见,是否还在一个时空,她们的心里都有彼此,就够了。(https:///book/10497.html)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海盗对决 主目录 下一章 命中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