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博弈傅华小说
上一章 放松要求 主目录

结盟

作者:雪在烧 更新时间:2019-07-04 05:39:59

莫克做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继续强调说:“要知道机关作风出现问题,关键是在干部身上,在我们这些领导身上,对此我们必须要引起充分的重视,要把坚持不懈地把转变干部作风、加强队伍建设作为一项重要而紧迫的政治任务来抓。古人云:欲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本;欲求流之远者,必浚其源。要想保持良好的干部作风,既要靠个人自觉,又要靠严格管理;既要靠集中教育,又要靠常抓不懈……”

莫克说的口沫横飞,让于捷满心的厌恶,他知道这家伙又想借机大做文章了,这孙涛也是够倒霉的,怎么撞这家伙手里了呢?

莫克讲了半天才停下来,看了看于捷说:“老于啊,你看我这个想法是不是很有必要啊?”

于捷心说你把海川当做你一个人的政治秀舞台了,上一次已经借题发挥了一次,这一次又想故技重施,你把我们海川这些人当什么了,被你操纵的木偶吗?

于捷的脸阴沉了下来,他不喜欢被人这么操纵,另一方面莫克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还说了这么一大套教训人的话,实在是令人恼火。

于捷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阴沉着脸说:“莫书记啊,您不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吗?孙涛这个同志工作一向是兢兢业业的,这一次是因为舅舅家出了急事,才临时赶回海川市内的,你这么上纲上线的,会让其他的同志怎么看我们海川市委啊?”

莫克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于捷竟然直接质问起他来,他有被冒犯的感觉,便不高兴的说:“老于啊,我觉得你立场有问题啊,这不是小题大做,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于捷说:“讲原则也不能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觉得这一次孙涛同志有错不假,但还没到要被处分的程度,顶多口头批评一下子就是了。”

莫克有点恼火了,说:“于捷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于捷倒也没客气,说:“我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我看不惯某些人一再拿自己的同志作秀,这会伤害到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的。”

于捷说完,也不去理会气的面色铁青的莫克,转身离开了。

回了自己办公室之后,于捷余怒未息,心说这个莫克算是什么东西啊,来海川还立足未稳,就整这个整那个的,对班子里的同志这么不尊重,真把海川当他的天下了?

绝不能让莫克这么为所欲为,于捷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他抓起了电话,打给了金达。

在张林主政海川市的时候,于捷虽然没有公开的跟金达有什么冲突,但实际上是跟张林同一阵营的,很多时候他的意见是偏向支持张林的。因此她跟金达之间虽然表面和气,但是内心之中却是互有抵触的。此刻因为实在是太讨厌莫克做事做人的风格了,于捷决定捐弃前嫌,跟金达合纵连横,从而对抗莫克。

金达接了电话,笑笑说:“你好于副书记,找我有事?”

于捷笑笑说:“想去金市长那聊聊,不知道欢迎吗?”

金达愣了一下,于捷这还是第一次说想去他那聊聊,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金达决定先应付下来再说,便笑笑说:“你要来我还不欢迎吗?”

于捷说:“那好,我一会过去。”

几分钟之后,于捷出现在金达的办公室里,坐下来之后,于捷说:“我真是要被莫书记气死了,一点点小事情就要无限上纲,吹毛求疵,这家伙拿我们海川这些人当什么了啊?”

金达笑了,于捷这么说,他马上就明白是来寻求跟他结盟对付的。金达倒不反对结盟,不过他有张林的前车之鉴,知道不能直接的跟莫克发生冲突,否则就会给省委种下一个爱搞不团结的坏印象的。

金达决定先看看风向,如果合适,跟于捷结盟也无妨,只是他不能冲在第一线的。

金达说:“老于啊,怎么一回事啊?”

于捷说:“还不是莫书记,今天他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了,突然大老远的跑去了云山县,凑巧的是云山县的县委书记孙涛不在县里。莫书记就动了雷霆之怒,说孙涛不坚守岗位,极不负责任,嚷着又要处分孙涛,又要整顿工作作风的,把我们海川市的这些干部贬的一文不值。我去找他帮孙涛说情,结果还被他教训了一大顿,真是气人。”

金达说:“孙涛这次是怎么回事啊,离开县里没跟县里其他同志打招呼啊?”

于捷说:“他舅舅家出了点急事,他匆忙赶回来的。问题不是在这里,问题是人家莫书记想借这个机会拿孙涛做做文章,提出要搞一次整顿机关工作作风的活动。人家是又要作秀给我们看了。”

金达苦笑了一下,说:“他是不是作秀做上瘾了?”

于捷说:“就是嘛,上一次我们好心帮他安排老婆的工作,被他拿来大肆的炒作了一番,我就已经很反感他了,这一次又来这一手,实在是令人厌恶。金市长,我们不能这样子忍耐下去了,是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金达看了看于捷,说:“老于,你的意思是?”

于捷说:“莫书记要处分孙涛,我是不会赞成的,我觉得孙涛虽然有错,但是还没严重到要给他一个什么处分的程度,顶多口头批评一下就是了。金市长觉得呢?”

金达点了点头,说:“我同意你的意见,孙涛这个同志我了解,做事向来是很踏实的一个人,我也觉得孙涛因为这么点事就背上处分有点过分了。”

于捷说:“金市长跟我同一立场,莫书记就无法左右局势了,孙涛这一劫算是逃过去了。”

金达笑了笑,说:“虽然孙涛可能不会被处分,但是莫克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于捷笑了,说:“他还能怎么样啊?”

金达说:“我相信不管处不处分孙涛,莫书记都会借此机会搞一次整顿机关作风的活动的,因为我们提不出什么反对举行这种活动的理由的。”

于捷一想也是,整顿机关作风是一个老问题,几乎年年提,年年整顿,大会小会会开不少,学习啊总结啊心得啊,每年都是这么一套,形式走完了,工作作风还是依旧,第二年又会把整顿工作重新来一遍。就算没有孙涛犯错,莫克提出来要整顿,他和金达也不好反对,因为就像金达说的一样,提不出反对的理由来。

莫克这个秀看来还真是做定了。

而只要莫克要做这个秀,就不会离开孙涛,他一定会把孙涛这件事情作为一个由头,在会议上大讲特讲,那样子孙涛就算逃过处分,也会在这一段时间内成为一个海川政坛上坏的典型。而这也将必然会影响到孙涛的仕途,因为只要莫克做这个海川市市委书记,他这件事情就必然会成为一个污点,成为莫克否决他的一个理由。

于捷苦笑了一下,说:“这孙涛也是倒霉,怎么单赶在这个点上了呢?”

金达此刻看于捷这么为孙涛不值,觉得于捷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肯这么护着下属,相比起莫克一再拿同事和下属作秀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来这个人还是值得交的。

金达笑了笑:“好了老于,你也别觉得孙涛委屈了,你也算为孙涛争取了,谁叫他自己做错了呢?”

于捷说:“这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孙涛倒霉,不是因为他做错了,而是因为他遇到了莫书记。莫书记估计不知道要怎么开展他的书记工作,正好孙涛撞在了枪口上,就拿他开刀了。”

金达看了看于捷,说:“老于啊,你这个态度可不对啊,莫克同志毕竟是海川市委书记,我们要尊重他,你这个态度让省委知道了,对你可是不利的。”

于捷笑了,说:“金市长,谢谢提醒了。”

金达笑笑说:“谢什么,我这也是受过这种教训的。好了,我们大家都是一块搭班子的,有些事情互相留一点余地,才不至于像当初我跟张林同志闹得那么不愉快。”

这一次金达确实汲取了跟张林之间闹僵了的教训,其实他跟于捷如果坚持不同意搞什么整顿工作作风的活动的话,莫克这个活动不一定能搞得起来。但是那样就会全盘否决莫克这个市委书记,这就把双方逼到非要对立不可的程度,那样子的话海川市的班子又会传出强烈的不和谐音,这可不是金达所乐见的。

所以金达才会选择在小的方面支持于捷,在大的方向上支持莫克,这样一折中,大家都下得来台,事情也才能顺利的解决。

于捷笑了,说:“我明白金市长的意思。不过以后我们面对这样一班长,可有好日子过了。”

金达笑笑说:“总是会有办法解决的,就像今天一样,我们之间通通气,事情不是就没什么了吗?”

金达这是表达了愿意结盟的意思,这也是于捷来这里的意愿,现在金达首先提出来,倒也省了于捷先提出来的尴尬。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放松要求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