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博弈傅华小说
上一章 抬高了一个层次 主目录 下一章 结盟

放松要求

作者:雪在烧 更新时间:2019-07-04 05:39:58

这到底要怎么办呢?莫克一时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他估计此刻金达那些人一定在背后等着看他的笑话呢,心中不免就有些郁闷。

再有一件让莫可郁闷不已的事情是他没能邀请到自己的女神来海川,不能让方晶看看他现在做市委书记的微风,这使他有了当初项羽那种衣锦夜行的感觉。

莫克轻轻地摇了摇头,心说就算做了市委书记,也不能事事称心如意。

想了半天之后,莫克还是毫无头绪,不行不能老是这样子坐在家里想了,莫克回到了办公桌前,抓起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秘书乔立,让他进来自己的办公室。

乔立马上就进来了,这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原本在市委办公厅做一些文字工作,莫克来了之后,抽调过来给他做了秘书。莫克看乔立长相不错,话也不多,做事很会看眼色,倒是一个很好的秘书料子,就用了他。

乔立看了看莫克,笑笑说:“莫书记,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莫克笑笑说:“小乔啊,你安排一下,我想出去做一下调研。”

乔立笑笑说:“行,我马上去安排,您这一次准备去哪个单位做调研?”

莫克看了乔立一眼,问道:“你问我去哪里调研干什么?”

乔立说:“您确定了地方,我好通知他们做好准备,到时候好向您做汇报啊。”

莫克说:“以前的领导下去调研都是事先通知下面的吗?”

乔立说:“是啊,都是要通知的。”

莫克笑了笑说:“都事先通知了,下去岂不是看不到事情的真实状况了?”

乔立笑了笑,说:“这倒好像是,不过,以前都是这么做的。”

莫克有些不高兴了,说:“以前是以前,难道这规矩就不能改了?”

乔立尴尬的笑了笑,没言语。

莫克说:“行了,不要通知了,你去安排车子,我们马上出发。”

乔立说:“那我们去哪里?”

莫克心中也没明确的去向,却又不想跟乔立说他也不知道去哪,便说:“别管我去哪里,先安排车子。”

乔立就去安排了车子,莫克上了车子后,就让司机先开出市区,开了一段时间之后,莫克心中有了主意,他想到自己看海川市的一些情况介绍的时候,看到海川市下属的云山县是一个比较贫困偏远的地方,通常贫困偏远地区政风都会比较松散,既然自己已经在政风方面在海川开了第一枪,那就继续从这方面入手好了。

莫克就让司机去云山县,乔立看了看他,想问一下要不要通知云山县方面,看莫克沉着脸,最终没敢问出来。

云山县离海川城区很远,开了很长时间的车才到了云山县委,在县委大门外,莫克看了一下乔立,说:“你拨个电话给云山县县委书记孙涛,问他在哪?”

乔立就拨通了孙涛的电话,孙涛接了电话,说:“你好,乔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啊?”

乔立笑笑说:“孙书记,你现在在哪里?”

孙涛根本就没想到乔立就在云山县县委大门外,就笑笑说:“我还能在哪里啊,在云山县委啊,什么事啊?”

乔立笑笑说:“那好啊,市委莫书记来云山县调研,现在就在云山县委大门外,你出来接一下吧。”

孙涛呵呵笑了起来:“乔秘书啊,你真会开玩笑,莫书记在云山县委大门外,你逗我的吧?”

乔立笑笑说:“孙书记,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可以从窗子往外看看,看看停在县委门前的是不是市委莫书记的车。”

孙涛愣住了,说:“莫书记真的下来调研了?怎么市里面也不事先通知一声啊?”

乔立说:“莫书记不让通知的,你赶紧出来吧。”

孙涛苦笑了一下,说:“我出去什么,我不在县委。”

这下换到乔立愣住了,他说:“你不在县委,怎么跟我说在县委啊?”

这时一旁听着的莫克伸手跟乔立把手机拿了过去,说:“孙涛,我莫克,你不在县委,在哪里啊?”

孙涛说:“孙书记啊,我在县里别的地方办事,我不知道您能来,所以……”

莫克听孙涛话说的含含糊糊,就怀疑孙涛说他在县里别的地方办事也不是真的,便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孙涛说:“还是不要了吧,莫书记?”

莫克声音严厉了起来,说:“你到底在哪里?”

孙涛看瞒不过去了,便说道:“不好意思啊,莫书记,我不在云台县境内,我在外地看一个项目呢。”

莫克说:“看什么项目啊?看什么项目不能光明正大的讲?为什么撒谎说你在云山县境内呢,你离开云山县跟谁讲了?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是出去干什么了?”

孙涛苦笑了一下,说:“我有点私事要处理,我看县委那边没什么事,就出来了。”

莫克火了,说:“你这个县委书记的岗位是在云山县,工作时间你擅离工作岗位,一旦云山县发生什么突发事件谁来处理啊?你这简直是不负责任。你等着接受市委的处分吧。”

孙涛还想解释什么,莫克却挂上了手机,对乔立说:“我们回去。”

于是莫克也不进云山县委,直接让司机掉头原道返回。

那边孙涛就慌了神了,莫克这个市委书记虽然到海川市时间并不长,但是做事严厉不讲情面的名声却已经在海川政坛传开了,他连市长金达都敢批评,更别说他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了。

孙涛想了想,自己跟市委副书记于捷关系不错,于捷对他也很照顾,这个时候找于捷出面帮他说说情,也许莫克就不处理他了。

孙涛就把电话拨给了于捷,跟于捷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说:“于副书记啊,这件事情只有您能帮我了,您帮我跟莫书记说说情,我这边是因为私事离开了云山县,是我不对,我也不该跟莫书记撒谎,我愿意做检讨,希望莫书记不要追究我了。”

于捷苦笑了一下,说:“孙涛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莫书记什么作风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个时候撞上枪口来,不是等着挨批吗?”

孙涛说:“我哪知道莫书记会突然跑来云山县调研啊,我这不是大意了吗?平常云山县就是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你们这些市领导们谁会过来啊?我是回海川市内,我舅舅家出了点急事,我匆忙赶过去的,所以就没跟县里其他人说。于副书记,您就帮我去跟莫书记说说吧。”

于捷虽然知道这个情不好说,但是做领导的有些时候是必须要维护一些跟自己走的比较近的下属的,这样子,这些下属才会对你忠心,才会为你所用。所以就算明知到会碰钉子,孙涛这个要求也是必须要答应的。

于捷苦笑了一下,说:“我帮你说说看吧,不过莫书记给不给我这个面子,我还真是说不准。”

孙涛多少松了口气,说:“于副书记,只要您肯帮我说,我就十分感激了。莫书记就是不给您这个人情,我也无所谓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处分我?”

于捷说:“你也别这么激动,我尽量帮你说说看吧。”

莫克临近下午下班的时候才回到了市委,于捷就找了过去,笑着对莫克说:“莫书记刚才去了云山县了?”

莫克看了一眼于捷,笑了笑说:“是啊,我想下去看看下面机关的工作作风,结果一看,很是失望啊。下面的同志工作很不认真,缺乏事业心和责任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比较严重,没有时刻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缺乏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不以为然,麻木不仁,不作为或乱作为、不负责或怕负责的现象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甚至有个别干部和公职人员存在着失职渎职问题。”

于捷心里这个骂啊,一个孙涛不在岗,这个莫克就能说出这么多的问题来,倒好像海川是洪峒县里没好人了。

于捷是来为孙涛说清的,倒也不好跟莫克去争辩什么,便笑了笑说:“莫书记啊,孙涛这个同志平时工作是很认真的,今天是有点特殊情况,忘记跟县里其他的同志打招呼了,您看这一次是不是就放过他算了?”

莫克看了于捷一眼,说:“老于啊,孙涛找你跟我说情了?”

于捷点了点头,说:“是啊,莫书记,您可能不知道,云山县那边的情况比较特殊,那个地方比较偏远,也比较落后,县委的工作比较清苦,有些同志是可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的,这个您要谅解他们。”

莫克笑了,说:“谅解,老于啊,你怎么就这么容易放松对他们的要求啊?就是因为你们对下面同志这么纵容,才会让他们的工作作风这么散漫的。你不用帮孙涛说情了,这一次时一定要给他处分的,同时我希望以此为契机,在海川市开展一次机关作风整顿活动。”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抬高了一个层次 主目录 下一章 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