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笔多情
上一章 72第七十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74第七十五章

73第七十三章

作者:twentine 更新时间:2015-05-27 07:19:15

“罗公子,别来无恙。”

安勍雪白衣衫,眉目如画,淡笑着看着罗侯。

罗侯浑身上下全是血迹,有的是自己的,有的别人的。他透着眼帘上的腥红看向面前这个绝色男子,一语不发。

“呵。”安勍缓步上前,与罗侯面对面站着。

“许久不见,怎么,还是不想同我说话?”

罗侯比安勍高了一大截,他低眸看着安勍,眼中无波无澜。

“好吧,我也不强人所难,不想说便不说好了。”安勍神色淡淡,向前走了一步。

罗侯高大的身躯挡在屋门口,动也未动一下。

安勍抬眸,轻笑一声。

“不让我进去?”

“……”罗侯握拐的手紧了紧,身体却没有让开。虽知这举动没甚意义,可是心底一份道不出的执拗,让他始终不愿意挪开。

安勍一脸玩味,“哦,不让我进。罗公子,你眼中已无迷惘,为何不让行动也一齐潇洒些。”

罗侯微微凝眉。

“什么意思。”

“听不懂便罢了。”

安勍与罗侯站得很近,罗侯身上的血腥味安勍闻得一清二楚。而安勍身上淡淡的冷香,罗侯也嗅得清晰。

罗刹饮血,幽兰开路。

安勍见过罗侯的脆弱,也见过罗侯的刚强。这个男人身上有许多值得回忆的地方,然而此时此刻,在这清冷月色下,安勍的思绪却回到了最初的最初。

“罗公子,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罗侯面色不改,“我也记得。”

安勍淡笑着摇摇头,笑容里犹带着一份豁然开明的意味。

“不,你不记得。”

“……”罗侯皱眉,他不知安勍为何这样说。

他当然记得,是在他的家门口,安勍送冬菇回来,也是这样的月色中,他第一次与安勍相见。

安勍转过身,站在空地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地上的积雪被血融了大片,黑黝黝的,一眼看去,惨惨淡淡,说不出的阴霾。

可就在这片惨淡的天地间,有一抹人影,华然而立。

罗侯轻轻抬眼,看向安勍。

白衣之上,纤尘不染,肮脏的战场没有沾染他分毫。而那月华,似乎也对他多加眷顾,铺洒银辉点点,衬得容貌更为脱尘。

安勍心如止水。

默然间,安勍转过头,与罗侯直直相对。

罗侯心里一动,似乎觉得安勍同之前有些不同了。

“寒夜静我躁心,明月点我痴妄。”安勍轻轻开口,“罗公子,你动了我的念,也断了我的念,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许就是如此吧。”

“什么意思?”

“呵。”安勍走过来,“让开吧,事到如今,你挡与不挡,又有什么意义。”

罗侯也不再同他说话,撑着拐杖走到外面,竟也不同安勍一起进去。

安勍推开门。

冬菇被罗侯平放在地上,安勍扶着她,帮她躺到床上。

他坐在床边看着她。看着看着,最后自己轻轻笑了出来。

“你晕着也要皱眉,是担心我保护不了罗侯么。”

冬菇朦朦胧胧间,觉得有人为她盖上了被子。她意识稍稍恢复一些,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到了安勍。

“晏珺……”

安勍笑道:“看见我了,是不是觉得心放下一半了。那我便让你放下另一半,罗公子平安无事。”

“……”他一句话,除了说明事态,更道明了太多隐晦的东西。冬菇听懂了,所以她什么都说不出。

安勍却似丝毫没有察觉异状。

“怎了,为何这般静默。我们这么久没见,师父对徒儿一句话都没有么。”

“晏珺……”

冬菇坐起身,眼睛也不看安勍。

一阵默然后,安勍脸上也渐渐静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会对我说抱歉。”

冬菇轻道:“此时说抱歉,对你更是伤害。”

“哈。”安勍大笑一声,“好,齐冬菇,你可知就算到现在,我仍然觉得,在这个世间,只有我才是最懂你的,也只有你,才是最懂我的。”

冬菇道:“若我不知这点,也不会为你留下那封信。”

“对。”安勍道,“可是,你却未选择最懂你的人。”

“……”

安勍站起来,背过身去。

“我早该知道,你如此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我的用意。是我身在局中被情蒙眼,才看不出你的心情。”

“晏珺……”

安勍语气沉稳,轻轻淡淡,就如同往日一般。

“也许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心底还抱有一丝希望,所以不肯承认罢了。”他看着窗子,此时天蒙蒙亮,已经有微弱的光芒从窗边渗进。

“在我看到那封信时,我才彻底明白,你对我的纠缠百般纵容,不过是想利用我的势力。”

冬菇道:“也许我现在说这些你听不进去,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你的情,我此生无法回应。但是你这个人,在我齐冬菇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我对你所做,你觉得是利用也好,指点也罢,我都不会解释。”

“呵。”安勍一声轻笑,“若是他人对我说这句话,我只当是不知天高地厚。但是话从你嘴里说出,晏珺非但不会嗤笑,还要感谢你。”

他转过身,与冬菇四目相对。

冬菇轻道:“你不怪我。”

安勍道:“我从小养尊处优,处在朝堂却总想着寄情山水。本以为自身心境如此,却不知是自己年纪太过年幼,心智尚不成熟,无法明晰肩上的责任。此番任性离家,本是我追寻本心的过程,结果途中,却被你拉到了另一条路上。”

冬菇道:“这条路,你要接着走下去么。”

安勍道:“你觉得呢。”

冬菇道:“晏珺,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对你做任何要求。”

安勍看着她,蓦地一笑。

这一笑,明悟,豁然。

人生一世,俗事万千。

要走过多少弯路,才能找到正确的一条,要做多少错事,才能洞悉事情的真谛。只是这一路的懵懵懂懂,磕磕绊绊,浇不熄心头的炽热,也毁不掉曾经的初心。

我最谢你的,是你的值得。

你说你的心里有我的一席之地,那便让我一生存于那个角落。如果将来,我在浊世里沉沦,那便让我想一想曾经的那份纯粹的心境,护我本心,也不枉此生。

“冬菇,此番情劫,我走的甘心。”

一句话,尘埃落定。

安勍上前,将冬菇轻轻揽住。

这是他今生第一次拥抱冬菇,也是唯一的一次。他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总要走过,才知道不通,总要试过,才能道一句无悔。师父,珺儿不后悔曾经倾心于你,但这份情,天亮之后,珺儿放下了。”

一语,斩断情丝。

只有那眼角滑落的一滴泪,述说着痴人的不舍,和情深缘浅的无奈。

我笑白月染红云,白月笑我坠红尘,只怪世间多情义,绊我自在逍遥身。

……

半响,冬菇问道:

“晏珺,之后的布局,你心中有数了么。”

安勍抬起头,“自然。”

冬菇道:“今日过后,我们便帮不上什么忙了。”

安勍道:“呵,不想让罗公子上战场就直说,这般示弱,舀我当外人么。”

“这……”被人一语道破心思,冬菇脸上微红。

她的确不想让罗侯再次动武了,虽然这几次都化险为夷,可是关心则乱,她现在都见不得罗侯碰刀。

安勍也不让她多为难,道:“好了,我去安排其他事了,你们在此休息便好。”

冬菇道:“吕丘年部下的藏身之所,你可有眉目了,要从风止下手么。”

安勍道:“你们为何将这个人留在身边。”

冬菇将整件事情同他讲了一遍。

“哦?”安勍笑道,“原来如此。”

冬菇道:“怎了。”

安勍道:“没事,既然你们相信他,那留着也可。吕丘年的人在哪,我已经有所眉目,不用从他那得知。”

冬菇道:“那之后的事情,你自己小心。”

“我知道,我先离开了。”

“好。”

安勍离去,冬菇心里也慢慢平静。她走出屋子,没有看到罗侯。

冬菇揉了揉脖子,罗侯那一记手刀可不是开玩笑,劈得她现在都不能扭头。

她顺着小树林往下走,终于找到了罗侯。

他坐在一块矮石上,舀军刀焀冰,身边放着一个盆,里面已经有许多的碎冰。

黎明中,就见他一个人黑漆漆的一身,孤零零地敲着冰,一下又一下。

要热水的话,那盆里的冰已经足够多了,可他还没有停。

冬菇走过去,在他身后轻轻揽住他。

罗侯动作一顿,手里的刀慢慢放下了。

冬菇坐到他后面,头凑过来,一手抬起,擦了擦他脸上的血污。

“累么。”

罗侯摇摇头。

罗侯的身上一直是很热的,可是现在他脸上却有些冰凉。血都干涸了,结成血痂,让罗侯的脸看起来更加粗糙。

冬菇不敢用力,怕弄破脸皮。

罗侯道:“他呢。”

“走了。”

冬菇轻描淡写,眼手一心,帮罗侯擦拭脸颊。

罗侯低下头,一语不发。

冬菇道:“我要给你洗个澡,我们要热很多的水,接着焀。”

罗侯又举起军刀,铛铛地敲。

冬菇靠在他身上,静静地看着迸溅的冰花。

蒙蒙亮的雪山里,一切都静悄悄的。光还很暗很暗,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那模糊的一团影子,像是一个人,也像是两个人。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72第七十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74第七十五章